搜索

论坛 游戏之外 综合交流区

查看: 794|回复: 0

[讨论] 戈登-海沃德亲笔长文:转瞬之间

[复制链接]

145

主题

158

帖子

505

积分

Referee

Rank: 8Rank: 8

积分
505
发表于 2017-11-2 23: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月2日讯 今日凯尔特人球员戈登-海沃德发布了一篇亲笔长文,讲述了他在遭遇重伤之后的经历,以及表达了对支持者们的感谢,全文如下:
那是一个我跑过无数次的战术了。
上赛季在犹他爵士,这是我们的标志性战术之一,我几乎每场都要接乔-英格尔斯的传球完成一次空接。而这一次稍显漫长,我有两种选择:获得掩护后跳投,或者溜底线。
根据我的记忆,我超过了杰-克劳德走底线,凯里-欧文扔出了空接传球。我跳起,尝试去接住它,就在这时候,勒布朗-詹姆斯从另一边冲了过来。于是我前后各有一名防守球员,我们都努力想要抢到球。
我曾有过无数次在空中被撞到导致失去平衡的经历,也有过许多次重重摔下的险情,但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毫发无损,立马就起来了。
这一次,当我在空中的时候,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我知道当你在空中失去平衡的时候,往往会心想“我去,我这次会摔得很惨。”但许多时候,你能够调整好身体,平着着陆,而且避免落在任何能让你受重伤的东西上。
不幸的是,这一次我的腿被压在了身子底下。
我瞬间就明白大事不妙,但当我落地的时候,并没有感到太多痛苦。我爬到一边,看到了自己的脚,它的形状完全是错误的,我的第一感觉是“哦,不好了,它出了很大问题。”一股恐慌在心中蔓延,我跟裁判说:“嘿,看这里,你得暂停比赛了。”但是在那一刻,我依然不觉得特别特别疼。
刹那间,疼痛感如洪水般涌来。
一旦我的大脑弄清楚发生了什么,我就开始感受到大量痛苦。工作人员飞速冲向我,但不管他们用了多久——3秒?5秒?——我只记得我坐在那里,看着我受伤的脚,时间仿似定格。骑士队医Rosneck博士鼓励我,称他们想要先帮我复位脚踝。我忍住痛,但是当他们这样做的那一刻,我感到了无尽的痛苦,大概是一生中最痛的时刻。
接下来,医务人员开始把我抬上担架。我的腿仿佛仍在跳动。我记得勒布朗过来了,我还跟凯里以及其他队友和教练有过交流,我想他们每个人都在为我祝福、祈祷,但一切都很模糊。工作人员把我抬下担架的时候,我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情绪冲击。我能想到的就是:完了,全完了,我做出了这么多努力,我来到了新的球队,现在竟然发生了这种事。
这会对我有多大影响?我还能回归吗?还能打球吗?我是不是完蛋了?我的生涯是不是要结束了?
我该做什么?
巨大打击
这个夜晚本该有个不一样的结局。
揭幕战,人人热血沸腾,NBA回来了,凯里回归克利夫兰,有人在嘘他,也有人在欢呼。这感觉像是一场伟大的比赛,对阵勒布朗和他的骑士,而我也是这对宿敌之争的一员。我激动不已,准备好了迎接新赛季的到来。
然而现在,我却没能在这场从夏天开始就被热烈讨论的比赛中竞争,反而在速贷中心的训练室里拍X光。第一个来跟我说话的人是以赛亚-托马斯,他来到了训练室,我记不清他具体是怎么说的,但我记得他在我身边为我祷告。那一刻,我很快就明白了以赛亚是个多么特别的人。
X光结果出来了,医生们告诉我:“听着,你脚踝骨折了。我们打几个电话,看看大家希望你怎样做。”当时的计划是跟球队一起飞回波士顿,然后立马住进医院,第二天再做出更多决定。
我妻子Robyn打了电话,但我当时还没有和她说话。意外发生后,她立马就得到了最新消息。最后,他们替我接了电话,她一直在说:“真对不起,我好希望能在你身边帮你,好希望带走你的痛苦。你需要我做什么?一切都会好的,上帝自有安排。”
我坐着轮椅回到更衣室,等待比赛结束。
那感觉就像是最长的半场比赛,每个人都在试图安慰我,告诉我一切都会好起来。我知道他们的好意,但我能感到的只有焦虑与紧张。我当时真希望能做点什么来缓解痛苦,让它奇迹般地康复。我的内心开始跌落谷底。
在我的脑海中,脚踝严重扭伤的那一刻一再重演。
它不可能会好起来了。
就算能好起来,也得经历漫长的恢复期。
比赛结束后,他们用救护车载我上了球队专机。我的腿被一个小小的软软的东西包裹着,以便在飞机上保持固定。我吃了一点泰勒诺,那不是纯止疼药。因此我的脚踝感觉还好,直到到达波士顿的医院都基本保持了这个样子。
但把我抬上飞机的过程并不容易。我在担架上,需要被抬上两层楼梯。有4个人抬着我,而布拉德-史蒂文斯教练正是其中之一。当时可能有25个人都想帮忙,但布拉德想要确保他是那4个人之一。我是说,他就是这样的好人。
一同前来观赛的父母最后和我一起坐飞机回了家。我妈妈坐在我旁边,爸爸坐在对面,我们的训练师Art Horne和Brian Dolan也在一旁帮助我。他们有一个桌子,可以让我把腿搭上去,一直抬高。我全程坐在椅子上,尽量保持不动。
回去的途中,所有队友都过来鼓励我,这让我感动不已。他们都是我的新队友,那时候我和他们相处了不过几周时间,但他们对我的关心是如此真诚,让我不知所措,令我终身难忘。
回到波士顿
我在机场见到了Robyn,她陪我坐另一辆救护车去了医院,能看到她,有她陪着我真好。史蒂文斯教练、他的妻子Tracy以及我们的副总经理Mike Zarren也跟着救护车一路到医院,办理入院时一直陪着我们,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毕竟他们刚打完一场比赛,而且第二天晚上还有一场背靠背。他们其实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当时已经大概有凌晨两点了,但他们还是留了下来,只为了确保我没事。接下来我和Robyn睡了几个小时。
早上六点,医生进来告诉我他们打算做个正式的X光检查,另外还要做计算机辅助测试扫描以及核磁共振检查,360度无死角查看我的整个脚,于是我们整个早上都在做测试,那天剩下的时间讨论手术。
再下一天就像是慢动作回放。丹尼-安吉过来给我提供了一些关于手术的建议,史蒂文斯教练也进来陪了我一会,问我是否需要他做什么。尽管我已经没印象了,但人们跟我说我跟他要了一个篮球。我肯定是这样做的,因为过几天我回家以后,Tracy给我带来了一个篮球。
关于手术,我们需要做出许多决定。我当时并不在决策的最佳状态,因此我只是听取了许多观点和建议,然后让我最信任的人们来做出最终决定。我只知道我想要尽快完成手术以便开始康复。最终,在当天下午6点半,我们达成了共识:当晚手术。
手术前,一名工作人员Heather Walker提出建议,让我们拍个视频来在主场揭幕战中放给球迷看。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但那时候我都没怎么睡过觉,之前的24小时内我大概只睡了3小时。我们刚刚决定要做手术,而且我满脑子都被自己不能打主场揭幕战的事实包围着,因此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收到了如此之多的短消息,我想我至少要出面并说声谢谢,谢谢每个挂念着我,为我祈祷的人。
医生们一开始的诊断看来不错,他们告诉我:“这次的腿伤非常恐怖。”但尽管看起来极其糟糕,他们又告诉我,只要手术顺利,这次伤病可以完全康复。
手术计划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修复骨头,这是最简单的一步。第二部分是修复我撕裂的韧带,这也相对容易一些。第三部分是未知的,这是唯一令医生们担忧的一部分。
扫描上显示的一个光点意味着可能存在的软骨损伤,如果是真的会很糟糕。
“这意味着什么?”我问道。
他们答道,只有打开我的脚亲眼看看才能知道。
不久之后,医生们都说:“好吧,我们已经准备好对你进行手术了。”我感到了解脱,这终于要发生了。我在祈祷手术能够进展顺利,且那一点软骨部分不会出事。我只想要快点结束。
他们做好了准备,并给我打了麻 醉 药。当我醒来时,我超级无力,我的脚感到一丝阵痛,并带上了笨重的保护套。那时是早上5点钟,我唯一想要做的就是睡觉,但我记得我叫了护士。当她走进来时,我问道:“手术怎么样?他们怎么说?有没有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她说道:“医生会在早上告诉你,但据我所知,手术很成功。你应该尝试去睡一会儿。”
几个小时之后,医生们走了进来。手术十分成功。扫描上的软骨问题与这次伤病无关,无需担心。一切都进行地十分顺利。
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赋闲在家
几天后,当我回到家时,我们在家庭室里放了一张病人床,这样我就可以呆在Robyn和我们的两个女儿(Bernie和Charlie)身边。
当我从医院回到家时,两个女儿都很开心,但他们对于绑在我脚上的东西感到很困惑。他们对于我的拐杖也感到很困惑。
(Bernie只有两岁,Charlie只有一岁)他们都很喜欢我的单脚滑行车。他们以为这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滑行车上有一个小篮子,而Bernie对有篮子的东西都很着迷。她有一个小购物篮,还有一个放满了小娃娃或者小狗的小婴儿车。他想要我把她的小狗放在篮子里,到处骑来骑去,这很好笑。
当然,因为我需要单脚滑行车来移动,女儿们都想要独自骑一下滑行车。他们不想要其他人帮助他们,这十分不安全,因为他们在上面很不稳。但Bernie很有趣。她把腿放上滑行车,并尝试像我一样把脚放上去。看她的样子十分有趣——说实话,也很神奇,两岁的他意识到我在做些什么,并想要模仿我。
Bernie对于伤口也很痴迷,所以我们告诉她爸爸有个很大的伤口。如果我在房间里,她会跑进来并一直说:“妈妈!妈妈!爸爸有个伤口!”直到Robyn说:“是的。我看到他有个伤口了。”然后Bernie会爬上来,亲吻,并给我的伤口一个拥抱,尝试让我感觉好一些——因为当她受伤时,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对吧?Bernie最喜欢的节目之一是Doc McStuffins。她喜欢扮演医生。
所以当我目前受伤时,Bernie爱极了。
至于Charlie,她什么都不知道,但她知道发生了一些事情,而她不想要被排除在外。她只是到处乱跑,并追随她的姐姐。当我骑滑行车时,她想要我抱住她,我就照做了。
感激不尽
我的恢复才刚刚开始,但我已经要对许多人说一声“谢谢”了。
第一个人就是Robyn。如果没有她,在我的生命中,有许多事情我都不可能经受住考验——尤其是在过去几个月里。当我坐在克利夫兰的更衣室里时,我脑海里浮心的事情之一就是“现在Robyn该怎么办?现在她不仅要照顾两个女儿,还有我。”
从我们说话的第一分钟起,她就在说:“不要担心我。我不会有事的。”她一直在医院里陪我。自从我回到家里后,她就是一个超级明星,一直给予我需要的一切,处理所有人的事情,尝试告诉他们最新的进展。我现在正在服用一大堆药,她都需要规划好。你每个小时只能吃这么多,她有一张专门的图表记录了所有这些事情。她也一直在鼓舞我。“我们会以更强的姿态回归,”她和我说道,“你会没事的。但我们不得不努力,所以赶快从现在开始吧!”
她让我大笑。
她就是这么支持我,帮助我,而我对她的感谢远远不够。
我也很感激我收到的真情流露的支持。我无法相信每个人发来的所有信息。有太多的人给予了我最美好的祝愿,并支持和祈祷着我。
你们许多人都发送了推特或信息,或许还不确定我是否曾读过这些消息。我想要让你们知道,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读每一条信息。我无法用言语描述他们对我在过去几周里有着多大的帮助。
当你感觉你的世界在崩塌时,你开始意识到你是多么幸运,拥有如此之多的人支持着你。
我尤其感激NBA大家庭里帮助我的每一个人,我想强调,身为这样一个特殊的大家庭的一部分是多么的特别。
我只在波士顿呆了很短一段时间,所以看到红袜队和爱国者队的球员们穿着我的球衣发布视频和信息是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波士顿的整个社区——从职业运动员到我很快熟悉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凯尔特人球迷们——让我应接不暇。身为一名凯尔特人,我只投中了一球,然而这里的所有人让我感觉我已在波士顿度过了我职业生涯的全部岁月。
我真的很感激其他也遭遇了赛季报销的伤病的人们发来的祝福——例如Odell Beckham Jr.和J.J. Watt。对于他们而言,他们也遭遇了同样的伤病,但也给我发来了祝福,这很酷。保罗-乔治在我受伤之后立刻联系了我。我与他一直都有来往。当他此前遭遇相似的伤病时,我也在现场支持着他。或许他比其他人都更清楚我在经历着什么,以及我将要经历什么。我感谢他立即伸出了援手,他也是我一直联系的人。
科比-布莱恩特在Instagram上发了一条信息,随后给我发了一封邮件。科比是我一直依赖的一个人,自从我和他一起训练以来,他一直支持着我。拥有他的支持,这对我的意义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并经历过这一切。他没有遭遇过相同的处境,但他经历过必须从中恢复过来的摧毁性伤病。那封邮件意味着许多。
随后是犹他爵士队。这个夏天,我做出了离开的艰难决定,然而每一位高层、管理层人士、教练们和我所有的队友们都立刻支持着我。他们继续展现了他们在任何方面都是一流的能力,我很幸运能够成为那支球队的一部分。
布拉克-奥巴马也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这很重要。
我需要和McKeon、Schena和Slovenkai医生说一句特别的感谢,他们在新英格兰Baptist医院操刀了我的手术。Porter医生也全程在向我提供最新的信息,他们都重新安排了他们的日程,确保我能够得到最好的医疗观察。
最后,凯尔特人队在任何方面都是最重要的存在。他们知道我这个赛季都不会回归球场了,但他们一直在确保我拥有我需要的一切资源,并让我感觉我是球队的一部分。整个凯尔特人大家庭都充满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关怀他人的人。
真的,对于你们每个人的好意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回归
所以,我现在在干什么呢?
我开始观看比赛。首先,尝试去看比赛使人筋疲力尽。我感到十分沮丧,清楚我现在不能成为其中的一部分。我甚至不能和球队呆在一起。我的意志使我很难接受看比赛的事实,因为我坐着并想:“这个赛季我不能在场上帮助球队了。”
但我已下定决心停止这种想法。我不得不改变思考的方式。我知道我不能在场上帮助球队,但我要竭尽所能地支持我的队友们和教练们。无论是分析比赛录像或者提供领导力和指导,我已等不及回馈球队了。我已经收到了如此多的支持。
我们是一支如此年轻、激动人心的球队,大家的性格都令人难以置信地好。我欠他们每一个人,我要找到我能够做出贡献的方式。一些年轻球员不得不比预期中要成长得更快。他们会被迫陷入需要承担更多责任的处境。但这对于他们的职业生涯来说再好不过了。在NBA,没有什么比经验更重要了,他们将会学到很多。我仍然相信,在赛季结束时,我们能达成一番十分特殊的事业。
我一直在想象,站上北岸花园球馆的球场、并作为一名凯尔特人球员完成我的常规赛首秀是怎样一种感觉。或许这个想法是要推迟了。但在我恢复的每一天中,我会努力使这个想法逐渐变成现实。我已经梦想着和波士顿的每一个人分享这一时刻——我仍在熟悉这座城市,但我接触的一切已远超我的想象。
现在,我要全身心地投入复出的过程了。
是时候开始了。

爱佛熊永远关注着年轻的人妻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成为baballer

本版积分规则